rss 推薦閱讀 wap

億滔財經網_金融財經綜合資訊門戶|股票|基金|外匯|黃金|債券|期貨|信托

熱門關鍵詞:  自駕游  as  xxx  云南  test
首頁 億滔頭條 國內國際 財經要聞 理財資訊 股票市場 購物消費 宏觀經濟 熱點掃描 熱點掃描 產經觀察

人民幣“破7”需要擔憂嗎?

發布時間:2020-01-02 04:03:39 已有: 人閱讀

  8月5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雙雙“破7”。截至上午10時,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報7.0181,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報7.0645。

  同日,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就人民幣匯率相關問題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

  該負責人強調,盡管近期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從歷史上看,人民幣總體是升值的。近年來在應對匯率波動過程中,人民銀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人民銀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應當如何理解人民幣匯率“破7”?人民幣“破7”需要擔憂嗎?“破7”對老百姓的錢袋子有何影響?帶著這些問題,《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專訪了武漢大學董輔礽講座教授、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

  管濤:“8·11”匯改至今,人民幣匯率已經3次逼近7∶1這個心理關口,上一次是發生在2019年5月。每次到這個關口附近,都會引起“守7”還是“破7”的諸多猜測和激烈爭論。

  當前,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第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市場相信政府有意愿、有能力維持匯率穩定,則市場不會主動攻擊這種貨幣;第二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企穩、美元指數走弱、貿易摩擦緩解,則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震蕩升值;第三種是“差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下行、美元指數走強、貿易摩擦激化,則人民幣匯率穩定缺乏基本面支持,需要考驗政府政策定力。

  如今,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就是第三種情形。7月份以來,美元指數升了2%以上,再加上8月1日美方擬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同時,也不排除上半年經濟數據公布后,反映國內經濟繼續面臨下行壓力。在這三個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人民幣出現了調整。

  管濤:這要看市場怎么反應。從大概率來說,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交替出現,比如說不排除中美經貿談判會時好時壞,美元指數時漲時跌,以及中國經濟能夠抗拒外部沖擊和挑戰,能夠繼續展現韌性,在這種情況下就不會形成單邊預期。沒有單邊預期,那么即便是已經“破7”,過不了多久就會回升至7以內。當然,邊際上也不能排除第三種情形持續的時間會比較長。

  事實上,從2018年以來兩次面臨重要心理關口的市場表現看,境內市場主體適應匯率波動的能力明顯增強,匯率調節跨境資本流動的“穩定器”作用正常發揮。

  管濤:無論誰告訴你,人民幣會升值還是會貶值,結論都是拍腦袋想出來的。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7月31日美聯儲降息,大家都認為美聯儲會降息。在當時,大概率事件是,許多人都會認為美聯儲降息,美元會貶值,但是實際上,利息決定以后,美元升值了。所以,不要去預測匯率,哪怕是短期的匯率,都可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我自己本身對于市場始終抱著敬畏的心理。

  關鍵在于,對于所有的信息,特別是對于中國經濟形勢的看法,市場是見仁見智的。比如,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3%。偏多的市場情緒認為,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量,GDP增速6.0%~6.5%并不慢,而且更加可持續了,是好事兒,會是有質量的增長。但在市場情緒偏空時,可能會是相反的看法。實際上,在不同的時候市場的看法也是不一樣的,誰也不會精準地預見未來市場會怎樣看。所以,我們不要妄圖去預測匯率。

  但是,對于市場來講,邏輯比結論重要。需要理解,市場的邏輯是什么?政策的邏輯是什么?市場的邏輯就是,外匯市場是有效市場,匯率是隨機游走的,不是線性變化的,以為一漲就永遠漲下去、一跌就永遠跌下去,而會有漲有跌。政策的邏輯是,任何政策選擇都是有利有弊的,是政策目標的取舍,沒有什么絕對好絕對壞的政策。

  管濤:從市場來看,要面對“破7”之后怎么辦,要進一步樹立風險中性的財務意識,更好適應匯率彈性增加的新常態。對于政府而言,就是密切監測外匯市場走勢,在情景分析和壓力測試的基礎上擬定應對預案,防患未然、有備無患。當然,不排除這些預案也許永遠都用不上。

  國際社會均普遍看好中國經濟發展的韌性,踴躍增持人民幣金融資產。這是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基礎。此外,今天,央行有關負責人就人民幣匯率相關問題答記者問講得很清楚,中央銀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央行有工具箱應對市場的順周期行為,或者說正反饋效應。

  管濤:我一再強調,如果老百姓有消費的需要,比如孩子要出國留學等等,應當在人民幣升值的時候多買一點(外匯),貶的時候少買一點(外匯)。實際上,去年升到6.2左右的時候也有很多人還在等,結果等到人民幣貶值到6.9了,發現遲了。今年人民幣也曾經升破6.7,也給出過買入外匯的機會,F在“破7”了,再后悔沒有早點買就有些事后諸葛亮了。當前的匯率走勢再度告訴我們,如果你真有這方面的需求,升的時候買,貶的時候不要著急,不要太貪心了。

  家庭海外配置也是一樣,升值的時候多配一點海外資產,貶值的時候少配置一點。而不是現在“破7”了,許多專家開始建議,應該增持美元資產,那黃花菜都涼了。關鍵是你想清楚買美元干什么了嗎?

  8月5日,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雙雙“破7”。截至上午10時,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報7.0181,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即期匯率報7.0645。

  同日,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就人民幣匯率相關問題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征關稅預期等影響,今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所貶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繼續保持穩定和強勢,這是市場供求和國際匯市波動的反映。

  該負責人強調,盡管近期人民幣對美元有所貶值,但從歷史上看,人民幣總體是升值的。近年來在應對匯率波動過程中,人民銀行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政策工具。人民銀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應當如何理解人民幣匯率“破7”?人民幣“破7”需要擔憂嗎?“破7”對老百姓的錢袋子有何影響?帶著這些問題,《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專訪了武漢大學董輔礽講座教授、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

  管濤:“8·11”匯改至今,人民幣匯率已經3次逼近7∶1這個心理關口,上一次是發生在2019年5月。每次到這個關口附近,都會引起“守7”還是“破7”的諸多猜測和激烈爭論。

  當前,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第一種是“基準情形”,即如果市場相信政府有意愿、有能力維持匯率穩定,則市場不會主動攻擊這種貨幣;第二種是“好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企穩、美元指數走弱、貿易摩擦緩解,則人民幣匯率穩定有基本面的支持,甚至不排除重新震蕩升值;第三種是“差的情形”,即如果國內經濟下行、美元指數走強、貿易摩擦激化,則人民幣匯率穩定缺乏基本面支持,需要考驗政府政策定力。

  如今,人民幣匯率面臨的就是第三種情形。7月份以來,美元指數升了2%以上,再加上8月1日美方擬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10%關稅。同時,也不排除上半年經濟數據公布后,反映國內經濟繼續面臨下行壓力。在這三個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人民幣出現了調整。

  管濤:這要看市場怎么反應。從大概率來說,人民幣匯率走勢可能面臨三種情形交替出現,比如說不排除中美經貿談判會時好時壞,美元指數時漲時跌,以及中國經濟能夠抗拒外部沖擊和挑戰,能夠繼續展現韌性,在這種情況下就不會形成單邊預期。沒有單邊預期,那么即便是已經“破7”,過不了多久就會回升至7以內。當然,邊際上也不能排除第三種情形持續的時間會比較長。

  事實上,從2018年以來兩次面臨重要心理關口的市場表現看,境內市場主體適應匯率波動的能力明顯增強,匯率調節跨境資本流動的“穩定器”作用正常發揮。

  管濤:無論誰告訴你,人民幣會升值還是會貶值,結論都是拍腦袋想出來的。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7月31日美聯儲降息,大家都認為美聯儲會降息。在當時,大概率事件是,許多人都會認為美聯儲降息,美元會貶值,但是實際上,利息決定以后,美元升值了。所以,不要去預測匯率,哪怕是短期的匯率,都可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我自己本身對于市場始終抱著敬畏的心理。

  關鍵在于,對于所有的信息,特別是對于中國經濟形勢的看法,市場是見仁見智的。比如,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同比增長6.3%。偏多的市場情緒認為,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量,GDP增速6.0%~6.5%并不慢,而且更加可持續了,是好事兒,會是有質量的增長。但在市場情緒偏空時,可能會是相反的看法。實際上,在不同的時候市場的看法也是不一樣的,誰也不會精準地預見未來市場會怎樣看。所以,我們不要妄圖去預測匯率。

  但是,對于市場來講,邏輯比結論重要。需要理解,市場的邏輯是什么?政策的邏輯是什么?市場的邏輯就是,外匯市場是有效市場,匯率是隨機游走的,不是線性變化的,以為一漲就永遠漲下去、一跌就永遠跌下去,而會有漲有跌。政策的邏輯是,任何政策選擇都是有利有弊的,是政策目標的取舍,沒有什么絕對好絕對壞的政策。

  管濤:從市場來看,要面對“破7”之后怎么辦,要進一步樹立風險中性的財務意識,更好適應匯率彈性增加的新常態。對于政府而言,就是密切監測外匯市場走勢,在情景分析和壓力測試的基礎上擬定應對預案,防患未然、有備無患。當然,不排除這些預案也許永遠都用不上。

  國際社會均普遍看好中國經濟發展的韌性,踴躍增持人民幣金融資產。這是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基礎。此外,今天,央行有關負責人就人民幣匯率相關問題答記者問講得很清楚,中央銀行有經驗、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央行有工具箱應對市場的順周期行為,或者說正反饋效應。

  管濤:我一再強調,如果老百姓有消費的需要,比如孩子要出國留學等等,應當在人民幣升值的時候多買一點(外匯),貶的時候少買一點(外匯)。實際上,去年升到6.2左右的時候也有很多人還在等,結果等到人民幣貶值到6.9了,發現遲了。今年人民幣也曾經升破6.7,也給出過買入外匯的機會,F在“破7”了,再后悔沒有早點買就有些事后諸葛亮了。當前的匯率走勢再度告訴我們,如果你真有這方面的需求,升的時候買,貶的時候不要著急,不要太貪心了。

  家庭海外配置也是一樣,升值的時候多配一點海外資產,貶值的時候少配置一點。而不是現在“破7”了,許多專家開始建議,應該增持美元資產,那黃花菜都涼了。關鍵是你想清楚買美元干什么了嗎?

首頁 | 億滔頭條 | 國內國際 | 財經要聞 | 理財資訊 | 股票市場 | 購物消費 | 宏觀經濟 | 熱點掃描 | 熱點掃描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2 億滔財經網 www.2356129.live 版權所有 業務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電腦版 | wap

滚球盘大小球怎么算